在線教育“大換血”,一個重新認識“教育”的機會?

1 評論 6101 瀏覽 2 收藏 17 分鐘

編輯導語:在線教育行業在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進入了一個快速發展乃至鼎盛的時期,而近期“雙減”政策的落地,線上教育的境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這樣的背景下,在線教育如何轉戰、如何轉型也成為了人們討論的熱點話題,對此作者認為這其實給了我們一個重新認識“教育”的機會。一起來看作者的分享。

一、換血之后,還能重獲新生?

兩年前,新冠疫情將在線教育行業推入了一個鼎盛時期,線上教育的巨頭們短時間內取得數量級的突破,行業增長可以用爆發來形容。然而,兩年后疫情再次“反撲”,一則“雙減”政策的落地,讓線上教育的境遇大不同兩年前,一時間兵荒馬亂,行業跌入冰點。

資本市場上,教育股股價斷崖式暴跌,好未來、高途等公司股價跌至個位數,新東方更是跌破2美元。裁員大潮襲來,在線上教育從業者們也難逃這一粒時代的沙。

轉型,于在線教育公司而言,更像是一種“活下去”的本能。

但可選擇的空間并不算大,向“上”走,則是發展成人教育;向外拓,則是發展素質教育或托管業務。

匆忙踩下了K12業務的急剎車,“再出發”的在線教育玩家們,能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嗎?

二、轉戰成人教育,看似最容易實則最費力

如果從“雙減”政策落地回溯,則不難發現,其實眾多在線教育企業,尤其是頭部玩家們早已對政策風向嗅覺敏銳,且有所行動。

早在2021年3月,網易有道便對外宣布成立“有道成人教育事業部”,且在西瓜視頻、抖音等眾多短視頻平臺增加網易云課堂的廣告投放;不久后,高途教育也宣布調整業務,打造了專注成人業務的高途學院;作業幫則早在年初就上線了成人教育品牌“不凡課堂”;就連字節跳動也上線了“不倦課堂”,主打教師培訓。

如果從政策方面的角度來看,“這些轉型中,向成人和職教領域轉,是政策風險最小的?!?1世紀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長熊丙奇告訴鋅刻度,“雙減”政策一出,很明確的一點是,學科類培訓業務已經不好做了。即便各地執行“雙減”有不同的節奏,但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科類培訓、學前教育階段的學科類培訓(含外語),甚至高中階段的學科類培訓,都將被從嚴監管是大勢所趨。

相較而言,成人教育的這條賽道還算安全。

鋅刻度發現,早在2020年秋季,作業幫就已經發布了關于成人教育新項目的招聘信息,其中,在對新項目負責人的招聘要求中指出,“該崗位需要負責成人教育新項目的整體規劃,負責新項目團隊招募,尤其是主講老師團隊的招募,負責團隊管理與建設等等”。

在線教育“大換血”,一個重新認識“教育”的機會?

作業幫招聘成人教育項目負責人而高途學院的行動則更為密集。先是在2021年5月高調發布成人業務合并至“高途”這一品牌的信息,此后,則加大了高途成人業務的營銷投放,在微博上頻頻發起“新青年進階之路”等相關話題。

根據高途副總裁祁秀平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所說,“高途在線下開設了自己的渠道團隊,校園團隊。并希望未來兩三年在地面形成一個8000到1萬人的服務團隊,覆蓋1200所本科院校,3000多所高校?!贝送?,據芥末堆報道,“有職業教育行業人士透露,高途今年在高校推廣的投入約有1個億”

而中公教育、尚德機構、達內教育等等深耕成人教育已久的賽道“原住民”,也并非沒有察覺到賽道的變化。

看上去K12業務占比為0的中公教育原本應該高枕無憂,然而7月15日,中公教育開盤后直接一字跌停,經歷了1分鐘不到的開板后,繼續封死跌停板,封死超過10萬手。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便是市場競爭危機加劇,2021年上半年在線教育發生60起融資事件,其中不乏與有中公教育主營相同的公司。

銷售崗對壓力的感受最為直觀?!皯撘簿褪且驗楝F在這些在線教育巨頭都開始轉型,我們的銷售壓力也確實有所增加,六點半之前不可能下班幾乎已經是不成文的影響規定,客服部門的業績壓力可以說是最大的,基本上都需要加班到晚上九點以后?!标愱兀ɑ┰谥泄逃温毑⒍啻屋啀?,她在不久前離職。

事實上,陳曦的感受也從側面印證了一點——在線教育企業轉型成人教育,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畢竟,成人教育的業務脈絡和K12教育存在太大的差異,對師資團隊和運營團隊都有著不同的需求。

“其實反而應該說是最難的一條路,因為這一塊業務已經擠滿相應的機構,不管培訓機構花什么招數來刺激需求,要讓成人掏錢,或者讓技能培訓變熱,都沒有那么容易?!毙鼙嬷赋?。

的確,除了剛需不足以外,用戶周期短、轉化率低,報完課半途而廢者多等諸多問題也一直導致成人教育整個賽道沒有好產品,即便是專注于成人教育的尚德機構等多品牌也一直飽受爭議,面臨高投訴量的困境。

所以,慌忙擇路的在線教育玩家們,花費了數年時間才摸索出K12階段的培育路徑,要想短時期內另起爐灶搞定成年人,成功的概率的確有些低。

三、搞藝術、做托管、保高中,高成本的“避風港”?

向“上”求索有些困難,有不少在線教育企業也選擇了向外拓寬,轉型做美術、音樂和科學等素質教育。事實上,在此之前,不少在線教育企業就已經開始開拓這一類素質教育板塊。其中,新東方、好未來就趕在“雙減”意見發布前,在蘇州市設立的多家公司集體變更了經營范圍,其中新增了藝術、體育、科技類培訓。

只不過,彼時的這類業務于在線教育企業而言更像是“添翼”。但眼下,素質教育的業務則似乎成為了一些玩家們僅剩的選擇。

要知道,從學科教育轉向素質教育,幾乎意味著整個組織結構的變動。

“素質教育的老師跟學科老師的要求完全不同,想要讓留下的學科教師轉崗做素質教育,會存在很多問題。

  • 一是學科老師們不一定就會愿意,畢竟這和他們的專業相差甚遠;
  • 二是就算有學科老師愿意留下轉崗,企業也需要耗費很多時間進行培訓;
  • 三是眼下行業正值動蕩,一旦因為師資不夠專業的問題翻車,那幾乎是萬劫不復了。

“三線城市一家小規模在線教育機構的HR向鋅刻度坦言,”一般來說,頭部品牌是不會愿意冒這個風險的。所以幾乎都會重新招聘,組建師資團隊和銷售團隊,耗費的成本肯定也不小?!?/p>

也正因此,裁員節省成本,轉而招聘和組建新團隊,成為必然。

7月30日晚,高途創始人陳向東發布的內部信坦言,“我們之所以做出如此艱難的決策,核心動機只有一個,那就是活下去。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的運營模式,我們必須聚焦我們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我們必須為未來的發展備好充分的彈藥和資金?!?/p>

而好未來創始人、CEO張邦鑫在內部溝通會中也坦陳:“裁員肯定還是會裁員的……沒有需求的業務肯定會被關掉,相應業務上的員工能內部轉崗就先轉崗,不能轉崗的公司會按照國家法律給予賠償?!?/p>

但在熊丙奇看來,“如果機構按之前‘做大’學科類培訓的套路,擴大非學科類培訓市場,刺激家長的焦慮,那么,國家很可能調整對非學科類培訓的監管措施。尤其是體育、藝術培訓,由于體育和藝術(美育)已經納入中考,與之對應的培訓需求會增加,但當培訓帶來嚴重內卷時,相關培訓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p>

況且,轉型素質教育的回報率能有多高,也并不明晰。正如犀牛財經寫道,“雖然仍然也可以利用當前的學生資源,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就是這些素質教育課程很難吸引到學生家長,企業難以獲得像在K12學科教育領域那么多的學生,財報數據也不會那么亮眼,在燥熱的資本市場上,又有多少投資人會滿意呢?”

于是,保高中段,發展托管業務也成為了在線教育的主要戰術。當學科教師們紛紛被裁員,不少在線教育公司對高中學科教師和托管教師的招聘需求卻增加了。

在線教育“大換血”,一個重新認識“教育”的機會?

作業幫和好未來的招聘鋅刻度發現,作業幫在8月初密集發布了多條對高中教師的招聘信息,其中包括高中各科教研老師和高中各學科的主講老師,工作地點在北京,教研的薪資為15-30K,主講老師的薪資則為30-60K。不過,“雙減”意見提到,對面向普通高中的學科類培訓機構的管理,參照本意見有關規定執行。

“這就給培訓機構發展面向普通高中的學科類培訓業務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各地監管部門隨時都可以對面向普通高中的學科類培訓采取和義務教育階段學科類培訓一樣的管理辦法?!毙鼙嬷赋?。

而好未來則在近日推出了課后托管班“彼芯”,主要以開設線下課后成長中心為主要業務模式,招收小學生,提供放學接送、餐食、課內作業、自主提升等服務。

據介紹,學生在彼芯課后成長中心的主要活動是寫功課,先由學生自主做功課,再自主訂正,最后由老師手把手輔導,旨在培養學生的習慣體系。官方稱,彼芯課后成長中心的師資團隊,主要來自好未來名師團隊,包括學而思S級教師、學而思培優明星主講以及學而思金牌導師。

而鋅刻度則發現,好未來在招聘網站上也正持續招聘托管教師,提出的招聘要求包括“有2年以上托管老師經驗;大?;蛞陨蠈W歷”等,而崗位職責則包括“負責小學生課后作業輔導;負責組織噓聲參加興趣活動;根據學生特點,制定具體的教育引導方案;參與開拓新校區”等。薪資待遇則在6-11k。

但托育是一個壁壘相對較高的行業?!巴杏某杀窘Y構太高,托育機構主要針對0到3歲的嬰幼兒,其‘師生比’比幼兒園還要高得多,一般不超過1:5,1歲以下更是只能1:1。若孩子的數量增加,意外風險也會隨之增加?!彼{象資本投資副總裁邱彥峰曾公開表示。

所以,總體來看,這三條路都需要在線教育企業大換血,而能否成為“避風港”還尚不一定。

四、“做大教育生意的時代已經過去”?

風暴來襲,船大難掉頭,無論是向成人領域開拓,還是竭力保住高中和非素質教育陣地,都不算容易,但他們別無選擇。

從眼下來看,在線教育并非徹底“無路可走”,而可走的路徑也尚存市場。

從成人教育來看,眾多媒體曾頻頻指出,成人教育還是一片尚無寡頭的藍海。潛在市場巨大,K12教育近年來快速增長,占比在6年時間內幾乎翻倍,但仍與職業培訓和高等學歷教育存在一定差距。據艾瑞咨詢披露,2019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突破3200億元,其中74.6%為高等教育和職業培訓,21.3%為K12教育。

從托管需求來看,政策目前利好,且市場也不小。7月21日,國新辦公布了一組數據,目前我國0至3歲嬰幼兒約4200萬,其中1/3有比較強烈的托育服務需求。但調查顯示,我國3歲以下嬰幼兒入托率僅為5.5%左右。

只不過,正如上文所述,“條條蛇都咬人”。如果只是想把這些路徑當作權宜之計,為了轉型而轉型,換湯不換藥,則很容易“死”在黎明到來之前。若是能潛下心,集中資金和實力經歷一場換血,或許還能換來“新生”。

正如熊丙奇所說,“校外培訓機構在轉型時,一定要搞清楚一個基本事實,做大教育生意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如果還想通過搞教育培訓做大機構、上市,可能怎么轉型都會碰壁。繼續做教育培訓,必須堅持做教育,那么,站在做教育為受教育者提供差異化教育選擇角度,還是可以有所作為?!?/strong>

 

作者:黎炫岐;編輯:雯 婕;公眾號:鋅刻度(ID:znkedu)

本文由 @鋅刻度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很多幼兒園現在看到市場都開了幼兒班,六個月以上就可以入學托管。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