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直播帶貨真不行,「Facebook」做到第一也放棄了?

3 評論 4649 瀏覽 5 收藏 16 分鐘

編輯導語:近期,Meta宣布關停Facebook直播購物功能,這不禁讓我們重新審視海外市場。本篇文章據此展開了一系列詳細的分析,感興趣的小伙伴們快來一起看看吧。

美國時間 8 月 4 日,Meta 發布了一份官方公告,宣布將會從今年的 10 月 1 日起關停 Facebook 主 App 內的直播購物功能。

在這一功能關停之后用戶仍然可以通過 Facebook Live 來發起直播帶貨活動,但是無法再在 Facebook 直播中創建產品展示列表或給產品打標簽了,成為了閹割版。

不過在關停 Facebook 直播購物功能的同時,Meta 還是繼續保留了 Instagram 的直播購物功能。

但即便如此,Meta 關停 Facebook 的直播購物功能,這一舉措乍一看還是相當令人吃驚的。

今年 4 月份,根據 eMarketer 的數據顯示,在一項“全球消費者通過哪個社交平臺直播購物”的問卷中,Facebook 拿下了第一名,在接受調研的曾經通過直播購物的消費者中,有 57.8% 的消費者曾在 Facebook 上完成購物。

數據來源:eMarketer

觀看直播購物購買商品的社交媒體占比但是即便如此,幾個月后 Facebook 的直播購物功能還是被關停,這不禁讓我們重新審視海外市場。

一、四年布局,Facebook 直播購物,從“野蠻生長”到“正規化”

Facebook 在直播購物上其實已經有了多年的布局,在 2018 年 12 月的時候 Facebook 就在平臺內上線了直播購物功能,不過當時這一功能是基于 Facebook 的 Marketplace 版塊的,Facebook 希望用戶可以邊看直播邊在 Marketplace 內購物。

購物的方式也非常的“原始和粗暴”,當主播在直播間里向觀眾展示商品的時候,用戶如果看到自己心儀的商品可以點擊截屏按鈕,截取下來自己想要購買的商品,直接將截圖通過 Messenger 發送給商家。之后商家會通過 Messenger 向用戶發送支付信息,用戶支付完成購買。

在 2019 年,為了進一步提升直播購物的體驗,Facebook 又收購了一家叫作 Packagd 的小型創企,在被收購之前 Packagd 曾為 YouTube 開發過一款購物產品,據 Packagd 的創始人埃里克·馮的介紹,那是一個“新版的電視購物頻道”。

而當時 Facebook 收購 Packagd 時也表示“想要探索在直播中輕松提問和下單的方式”。

在此之前,Facebook 直播購物功能有一些“野路子”,因為主要發生在 Marketplace,經常刷 YouTube 的讀者會發現大家還是經常分享自己在 Marketplace 上購買二手物品的,所以大多都是個人賣家向本地消費者出售商品,但是 2020 年 Facebook 推出 Facebook Shops 之后,Facebook 的直播購物功能變得更加“正規”了起來。

2020 年,Facebook 在推出 Facebook Shops 的同時正式推出了 Live Shopping 功能,并且將 Facebook Shops 與 Live Shopping 整合在了一起。

這次更新之后,賣家或品牌在 Facebook 上發起直播之前可以先標記出帶貨產品,在直播過程中這些產品就會出現在畫面的底部,這樣一來賣家可以在觀看的過程中直接點擊商品詳情完成購買。

要注意的是,本次 Facebook 宣布關停的正是這一項功能,也就是說賣家或品牌無法再在直播中加入商品標簽完成轉化了。

美妝品牌 Ultra Beauty 在 Facebook 上的直播帶貨在社交媒體電商化的大趨勢下,Facebook 卻放棄掉了 2020 年開始就想要打造的商業閉環,這看起來并不合理。

二、直播購物在歐美還沒形成氣候,Facebook 轉向短視頻?

Facebook 的直播購物功能被關停,很容易會得出直播購物在歐美還未形成氣候的結論,但如果仔細分析,則可能會有另外的一些理解。

整體上看,Facebook 關停直播購物這一動作的同時,有 3 個關鍵信息:

  1. 歐美直播購物市場的盤子不夠大而且缺少直播購物的基因
  2. Facebook 的直播購物關停但是 Instagram 仍在繼續
  3. Meta 的營收首個季度同比下降,這對集團的策略有很強影響

2 年過去了,電商滲透率轉頭下降,KOL 也帶不動貨?

首先從市場大環境來看,歐美市場確實還是盤子不夠大,而且缺少做直播購物的基因。

根據 Coresight Research 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到 2023 年美國的直播購物市場規模將達到 250 億美金。

即使市場規模在不斷擴大中,但是這一數據與中國市場相比依然差距較大。

根據艾瑞咨詢去年發布的《2021 年中國直播電商行業研究報告》中的數據顯示,預計 2023 年中國直播電商市場的規模將會超過 4.9 萬億人民幣,約合 7252 億美金。

美國直播電商只占到中國直播電商 3% 的市場份額,反映到具體的表現來看,就是直播間熱度不夠、停留在品牌宣傳展示而實際銷售轉化的效率很低。

再加上,美國電商的滲透率在疫情的推動作用過去之后,2021年開始呈現出下滑的趨勢,購物渠道相較于國內高度分散的歐美市場,直播帶貨能拿到的市場份額,少之又少。

2010~2021 年美國電商滲透率變化另外,就是海外的從業者缺少直播購物方面的基因,但這說的是整體水平,在某些細分領域上,也有例外。

根據白鯨出海前一段時間發布的《「TikTok」之外,中國從業者正在嘗試直播帶貨的另一種可能》一文,8 個增長最快的垂類直播購物 App 中,有 3 個平臺的創始團隊有中國基因,直播帶貨這件事情,和中國強關聯。

但這里面也有例外,如海外最頭部的獨立直播 App 比如 NTWRK、Whatnot 等,做的是收藏品類的直播帶貨以及交易平臺,展示與一些玩法,提升了體驗,而這類直播與國內直播帶貨的畫風差別也很大,但帶貨成績是 ok 的,也就說在某些適合的品類,直播帶貨是成立的。

Whatnot,2021 年銷售額總體增長了 20 多倍,進入 2022 年之后,單月 GMV 仍然保持 2 倍多的增長,前些日子剛完成上一輪融資,估值跳漲 2.5 倍,來到了 37 億美金,背后資本個個頂流。這家平臺也說要從收藏拓到其他品類,到時候是否順利,可能更具判斷價值。

Whatnot 與淘寶直播的畫風對比整體來看,盤子雖然還小,但依然是個不誘人的增長盤,更重要的是找對結合點,做對事情。

三、做 Facebook 的直播購物意義不大,Meta 要集中火力

其次,像上文所說的,Facebook 雖然關停了直播購物功能,但是不代表著 Facebook 放棄了打造一個商業閉環的愿望,只是現在,Facebook 將會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短視頻上。

前一段時間白鯨出海發布的《為了搶用戶,Facebook 要改算法了》一文中的報道,Facebook 正在計劃對移動端的產品做一次大更新,更新之后會在產品中進一步突出短視頻功能 Reels 的位置,成立一個單獨的標簽。對于 Facebook 這個逐漸式微的 App,Meta 打算大刀闊斧地改革。

目前 Facebook 的這一更新還沒有真正實行,但是自家兄弟 Instagram 已經開始落地。

就在這一次 Facebook 宣布關停直播購物功能前不久,美國時間 7 月 21 日,Instagram 宣布將會做出一次重大的改版,改版之后 15 分鐘以內的視頻都將會以 Reels 短視頻的形式分享,這一功能在幾周前開始測試,并且將會在未來幾周內永久化。

在 Facebook 本次關停直播購物功能時發布的公告中的信息也顯示,“隨著消費者的觀看行為趨向于短視頻化,我們將改為著重發掘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 Reels(Meta 的短視頻產品)的營銷潛力。

如果您想借助視頻觸達受眾并與之互動,可嘗試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利用 Reels 和 Reels 廣告開展營銷。您還可以在 Instagram Reels 中標記商品,以提高商品曝光度和受眾購買意向?!?/p>

也就是說,Reels 的短視頻內容會同時現在 Ins 和 Facebook 上,商家可以展示商品、打標簽,不影響轉化,但直播的流量分散并不利于推進業務,因而直播內容只會在 Ins 上,把流量集中起來,也更容易商家持續推進下去。

而停掉 Facebook 的直播,還有另一層意思。上面說到 Facebook 的直播起源于 Marketplace,更偏向于 C2C 和小 B2C,而證券機構的研報也表明,Facebook 上的直播依然更偏向于熟人的小范圍內,KOL 并不多。

也就是說,Facebook 做直播購物,沒什么收入可言。

數據來源:eMarketer

從數據的角度,2022 年 Instagram 在網紅營銷上的支出將達到 22.31 億美金,這一數據遠遠領先 Facebook 的 7.39 億美金。押注 Instagram 更加靠譜一些。

這也引出了第 3 點,對于現在的 Meta 來說,賺錢和元宇宙同樣重要。

對于國內和歐美,被 KOL 種草是相同的,現在的區別在于怎么種,怎么拔。直播購物雖然不成氣候,但網紅經濟則是另外一碼事情,根據 Inside Intelligence 的報告中的數據顯示,到了 2022 年 74.5% 的美國營銷人員將使用網紅營銷,并且在今年網紅營銷支出將會增長 27.8% 至 49.9 億美金。

所以,可以看到 Facebook 關停直播購物功能,但是 Meta 在直播以及創作者經濟上的嘗試沒有停止。

就在宣布將要關停 Facebook 直播購物功能的同一天,Business Insider 發表了一篇報道稱,Meta 正在開始加大力度測試此前 NPE 團隊開發的創新性直播產品 Super。

最近一段時間,Meta 已經邀請了一小群創作者進行測試,向他們預付 200~3000 美金的費用并且邀請他們使用這一平臺 30 分鐘。

在之前發布的《那些年,Meta 關閉的創新 App 們》一文中就曾報道過 Super,這是一款創作者經濟的直播產品,模式與 Cameo 類似,KOL 可以預定時間在平臺內直播,每一場直播過程中最多有 8 個與 KOL 互動的名額。觀眾可以與 KOL 實時互動,也可以向 KOL 送禮物。

目前來看,Super 這款產品還在初期階段,但是從 Meta 在本輪測試的投入量來看,是很重視這款產品的開發的。

雖然,沒有涉及電商環節,但在直播及創作者經濟這個方向上,Meta 還在繼續嘗試,而 KOL 的變現的路徑其實也相當明確。

Meta 2022 年 Q2 財報對歐美的直播帶貨,無論是 TikTok、還是 Meta,都在試探與收縮中徘徊。

但顯然,并沒有誰要真的放棄。

 

作者:張孜豪

來源公眾號:白鯨出海(ID:baijingAPP),泛互聯網出海服務平臺。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 @白鯨出海 授權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是IG不是“ins”

    回復
  2. 目前來看,Super 這款產品還在初期階段,但是從 Meta 在本輪測試的投入量來看,是很重視這款產品的開發的。

    來自吉林 回復
  3. 標題黨

    來自上海 回復